快捷搜索:

第七大道陷入“吃老本”危机 去年上市首份年报

原标题:第七大道陷入“吃老本”危机 去年上市首份年报亏损近亿

作者:艾森

来源:GPLP犀牛财经(ID:gplpcn)

由于游戏版号的限制,很多游戏公司陷入经营困境。

3月30日,去年7月才在香港上市的第七大道(00797.HK)发布了首份年报,但结果差强人意。

财报显示,去年公司营收同比减少25.4%至人民币3.32亿元;公司拥有人应占年内亏损9803.1万元,而上一年同期盈利2.57亿元;经调整净溢利同比减少68.3%至8352.7万元。

2018年7月18日,第七大道(00797.HK)正式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。上市之后,第七大道在二级市场表现的一直较为平稳,除2018年8月17日公司股价涨幅为12.41%外,其它交易日股价涨跌幅都在10%以内。

2018年11月8日公司股价一直表现正常,但在下午三点后突然直线跳水,跌幅一度扩大至12%,最终收盘下跌10.49%,报收1.28港元/股。创下了自公司今年7月份上市以来的单日最大跌幅。

第七大道当日股价大跌,虽然与内地游戏股整体走弱有很大关系,但是从公司发布的首份半年报来看,业绩的不理想也为股价下跌埋下了伏笔。

“坐吃山空” 缺乏创新

第七大道成立于2008年,主要业务为研发和运营网页游戏,目前平台主要运营有《神曲》、《弹弹堂》、《新弹弹堂》、《海神》等多款网页游戏。差不多九年前,第七大道靠着自研的第一款产品《弹弹堂》成功打开了页游市场局面,迅速成长为国内页游巨头。

图片来源:第七大道招股书

第七大道素来以《弹弹堂》和《神曲》闻名,从其披露的公司发展里程碑概要中我们不难发现,除了公司成立和一次股权投资以外,《弹弹堂》和《神曲》这两款游戏堪称第七大道的灵魂所在。

这两款游戏已经是分别达到9年、7年历史的老产品,但目前两款产品生命力仍十分顽强,占据第七大道营收比重不低。招股书显示,2017年第七大道4.45亿元营收当中,《弹弹堂》占据了10.4%,实际营收4611万元;《神曲》占据23.7%,实际营收1.05亿元。

对于第七大道来说,尽管两款老牌游戏具有长久生命力,但如何推陈出新,如何实现收入、市值持续增长,是管理层面临的难题。

图片来源:第七大道招股书

GPLP犀牛财经认为,游戏产品都有着生命周期。在生命周期前期,游戏厂商想尽办法做大用户基数,争取成为爆款;在生命周期后期,游戏厂商想的就是如何延长游戏生命周期,尽可能多赚钱。

“页游是一个过渡的游戏形式(相比端游和手游),像一阵风一样就过去。神曲、弹弹堂过了高速成长期。但未来还有多长不太清楚。一些成功的端游,生命周期可以长达十几年。”游戏行业研究专家谭如松的评价非常客观中肯。

2019年的游戏市场早已不是页游的天下,在手游遍地的新市场,第七大道自2015年起连续开发了三款手游,但依然使用的是《弹弹堂》和《神曲》的IP。

据艾瑞数据显示,《弹弹堂》手游版的月度独立设备数自2018年7月份以来环比增幅持续减少,第七大道2018年半年报显示,2018年1月份-6月份,公司手机游戏的平均每月活跃用户为210万人,相较上一年同期的570万人直接腰斩,同比减少63%;而手机游戏的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更是直接同比减少了88%,在2018年上半年约为12.2万人。

GPLP犀牛财经认为,第七大道这种“卖情怀”行为还能否撑起公司发展的大旗似乎还有待商榷。并且缺乏新开发游戏IP也将会是未来投资者最担心的问题。

兜兜转转终获IPO上市 却面临着亏损、政策问题

已经有过三次上市失败经历的第七大道,可以说一直都想在国内A股上市,在A股大门难敲开的情况下,不少游戏公司选择赴港IPO,港股已经成为游戏公司又一大主战场。

十年前由5人小团队组成的第七大道,在靠近深圳南头关一个90平大小的民居里成立,正赶上了中国页游发展的东风。第七大道五年四次冲击IPO,实属最曲折上市经历没有之一。借壳行不通、游戏公司排队IPO更是难上加难,港股成了第七大道第四次上市的冲刺方向。

第七大道赶上了2018年开始的“独角兽”扎堆上港股的热潮,但由于“独角兽们”上市过于密集,直接影响到很多公司的股价走势,一时间,股价低和集体破发,导致投资者们摇头叹息。

GPLP犀牛财经从第七大道此前披露的2018年半年报中得知,第七大道已出现业绩下滑的隐忧。公司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收2.34亿元,同比减少11.8%,实现净利润1.05亿元,同比减少42.7%。其中,公司在网络游戏上实现营收1.38亿元,同比减少44%。全年的业绩更是亏损9803万元。

关于第七大道的亏损原因,GPLP犀牛财经经梳理后得出答案:自2018年3月至2018年末,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停止对新网络游戏的发行审批。因此,自2018年9月至2018年末,公司未能向中国内地市场发布任何新游戏,这对公司2018年的收入及溢利造成重大负面影响。

同时,公司个别现有游戏在中国内地市场所产生的收入相较前一年下滑约50%。尽管公司在国际市场的游戏所产生的收入在2018年录得约50%的上升,但整体上尚未能抵销在中国内地市场的游戏收入下滑,从而导致总收益减少。

在这种局面下,游戏公司该怎么办?林森认为:“游戏行业对监管的影响是非常敏感,但这个市场又足够大,仅国内预计未来至少还有3000亿的市场规模,无论是怎么样的监管,用户的刚性需求始终存在,市场还在继续增长,只要用心做出来好的产品,依然是有很好的前景。

对此GPLP犀牛财经认为,毫无疑问市场是巨大的,但“肉”多的地方,“狼”同样少不了,如何打破自身的窘境,重回到有力竞争者的地位,是决定第七大道“生死”的命门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